—米棠棠—

《金凌的一百种被宠方式》

*蓝愿×金凌[蓝思追×金如兰]

*日常向小甜饼。

*文渣不甜欧欧西

可以的话请拉下去——♡
|・ω・`)ノ






“阿凌,醒醒。”

“阿凌,试试这个。”

“阿凌,你今日好生可爱。”

蓝思追一向这么唤着金凌,听多了,金凌也的确觉得自己对那蓝思追的声音着了魔吧。

而今日金凌则是找个理由随着江澄一同前来姑苏。江澄去找泽芜君,而自己飘飘荡荡来到蓝思追的休室里。

被人招待坐下。

“蓝愿,你……今晚去夜猎吗?”金凌坐在蓝思追身旁,瞧眼他手里的《雅正集》,又抬眼盯着正认真一笔一字抄写的蓝思追。

“若阿凌想去,我必当陪着。”蓝思追忍不住轻笑两声。

“哪……哪里有想去了!?我只是问问。”

金凌立刻拍拍桌,反驳。蓝思追哪里不知道他的金凌的脾气,只得给金凌顺顺毛道:“好好好。”

“你家抄东西不是要倒立的吗?”

“不必,这个是含光君给我的任务而已,并非责罚。”说着抄完一页,拿起后放一旁。金凌偷看两眼蓝思追的字,

铁画银钩,文笔极佳。

等等……!?怎么就夸起来了!?不不不不不不是!不是!

“阿凌,你的脸怎如此红,可有什么不适?”蓝思追这才发觉一旁的金凌有异样,担心地凑上了几分。

“干嘛!?我没事,你你你你你走开点。”

“阿凌……”

“字……字丑死了。”

这下蓝思追确是明白了,心里笑一声金凌的可爱模样。叹口气,

继续下笔写字。

今晚还得陪阿凌夜猎呢。

……

……

“哟——大小姐?”

蓝景仪拉开门就看到金凌坐在一旁,下意识就冲金凌调侃一顿。“蓝景仪——!!你说谁是大小姐呢!?”

“诶大小姐,云深不知处不可喧哗。”

“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金凌说着就用手摸上岁华的剑鞘,

“思追你看看他——”蓝景仪稍稍走到蓝思追身旁。

“好啦好啦,景仪,你别拿阿凌打趣了。”

“思追你真的太乖了。”

“关你什么事啊?”金凌愤愤地又把岁华抱在手上,把蓝景仪怼了回去。

“好啦好啦……”

“大小姐生气了诶——思追你不哄哄他?”蓝景仪在一边忍笑得快岔气。蓝思追看到这样也先看看金凌,等人听到这句话时才突然愣着。

“谁谁……谁要他哄啊!”

“阿凌,别气。”

“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

蓝思追承认兴许有时逗逗阿凌也挺好玩的。蓝景仪在一旁忍笑差点倒在地上,而金凌手上的青筋已经暴起,看着蓝思追还在这忍着自己没去把蓝景仪的腿打断。

……

……

一直到晚膳时间,

金凌吃不惯蓝家那简直是清淡到无味的晚餐,所以才跟江澄约定自己出去吃晚膳后再会和。

蓝思追当然跟了出来,后面还跟着蓝景仪。当然,是蓝曦臣听江澄的话允许两人与金凌一同下山的。

“阿凌,你肚子饿了吗?”

“有点,无妨,不碍事的等一会先。”

“这可不行,不能饿着。”蓝思追的眉头皱了一下,悄然握上金凌的手,又被金凌傲娇害羞地轻甩开。

“蓝愿,你们这里哪里什么好吃的吗?”

“……”蓝思追看看蓝景仪。

“……”

蓝景仪被问后也愣住了。其实若说这边有什么好吃的两人还真不知道,这东西得问魏前辈吧。两人要不就在云深不知处,要不就出门降妖除祟,

这边有什么好吃的小铺,

两人还……

“那……算了就前面的面馆稍微吃一点就好。”

金凌随便就看到家面馆,店面蛮大的,直径向那就快步走去。蓝思追看两眼就跟上了。

“阿凌,慢点。”

简单地点了几样东西吃,上菜也很快。金凌饿得身子有也许趴在桌子上,也不忘和蓝景仪斗嘴。

“阿凌,慢点吃。”

蓝思追夹起一块肉就送到金凌嘴边。

金凌本想就这么吃下,看蓝景仪还在就抬手用筷子夹住蓝思追递过来的肉,蓝思追只是轻笑几声后就明白了金凌害羞的理由。

后来都是直接把肉夹到金凌碗里。

“蓝愿,我吃不了这么多。”抱怨着就把蓝思追刚给自己夹的肉一口吃掉,差点和着面咽着。被蓝思追轻拍背缓过来。

在场的蓝景仪先生抱怨到:

“蓝思追你是不是叛变了!?也不给我夹夹肉!”

……

……

我叫金凌,

现在非常地懵逼。

遇上一厉害的凶尸,岁华一秒出鞘,甩出好看的剑花一手做法状箭步冲上,几缕青丝沾湿汗水贴在脸上,

一刀,

微风中带走手臂。

“阿凌,你在后面!”蓝思追一步跑来,一剑封喉,那凶尸却凶狠得很这般攻击也未制止住动作。

见金凌似乎已经喘口大气,蓝思追一下把金凌护在身后。蓝景仪在一旁念符辅助。

金凌这才跳到树枝上,从背后的箭筒那出一支,一甩,搭在弓上瞄准。射穿凶尸的左肩,

稍微制止了凶尸的行动。

蓝思追见状立刻一刀斩断,凶尸被斩杀。这才有时间喘口气,却不料金凌背后蹿出一具走尸,

金凌反应过来,下意识想用手挡就被走尸刮破手背,退后一步刚想稍出岁华,

走尸就被一道蓝光斩杀。

“蓝愿……”

金凌这会警惕周围是否还有残留的走尸,蓝思追才拍拍蓝景仪的肩膀。“景仪,去告诉泽芜君我们一切平安。”

“好……”

金凌抬手看看自己的伤势,几道抓痕在隐隐发痛,金凌试图把手动一动就突然被人抓住手。

“抱歉阿凌,我没注意到。”

“这……这这不怪你吧?我回去涂点膏药过几日自然会好。”

金凌着急地想把手收回来,蓝思追却紧紧抓住不放。“蓝愿?”

金凌瞧着蓝思追的样子自己脸也有点红。再次想把手收回,却被蓝思追抓紧了开始涂药。

“蓝……”

“阿凌,痛吗?”

“不痛。啊!嘶————”

逞强一秒被拆穿,蓝思追皱皱眉想想自己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帮金凌包扎一下。

抹额。

对!抹额。

蓝思追立刻就伸手去解,被金凌一下喝止住。“你们蓝家人动不动就解抹额的吗!?”

金凌用另一手掏掏,拿出自己的手帕,

让蓝思追帮着绑好伤口了。

“阿凌。”

声音心疼得不行,还是在捧着金凌的受伤的手。金凌虽然开心但还是扭扭捏捏地半天挤出一句:“你你你你没受过伤啊?这点小事……”

“可阿凌你不能受伤。”

“……又无大碍……”金凌这才把下半句说完。

蓝愿你干嘛!?故意的?

月光照亮蓝思追认真的样子,金凌脸烫得不行,恼羞成怒这才匆匆跑了。

“阿凌,不可做大动作!阿凌!”

……

……

“你!带你来夜猎你就受伤回去!?”江澄唤出紫电甩几下。

“那!我也收服了一样不错的东西了!”金凌顶嘴,又被一旁的蓝思追护在身后。“江宗主,是我们不小心让走尸靠近金公子而让他受伤了。”

“你!?”

“江宗主,金公子的伤我们一并负责,您不用太担心。”蓝曦臣这才走出来缓解尴尬。江澄见蓝曦臣出来了,也没在多说话,靠近金凌说几句要多多留意。

话语里当然能听出心疼。所以金凌这才没有和江澄顶嘴。

江澄先走了,蓝曦臣跟在他身后。

“罢了,蓝愿!你陪我去吃宵夜。”

“阿凌,云深不知处禁……”

“这里又不是你的云深不知处,陪不陪?”金凌向前走两步一回头,没等人回答就拉着人手往前走,

蓝思追瞧见金凌那红得仿佛能吃一样的耳朵,轻笑。

“陪。阿凌怎样我都陪。”

“那……那是当然。”

“喂!你们等等我啊——!!!!”蓝景仪跑在后面,快步跟上眼前牵牵小手的两人。金凌又加快两步。

蓝思追也快步走向前,在金凌本就发烫的脸颊上亲上一把,金凌愣在原地。疯狂对蓝思追的行为表示不满。

“蓝愿!你你你!雅正呢?!”

“看到阿凌自然就烟消云散了。”

“蓝愿!!!!!”








他的阿凌最可爱了。

评论(3)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