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棠棠—

《阿凌,我心悦你》

*蓝愿×金凌[蓝思追×金如兰]

*日常向小甜饼。双向暗恋前提♡

*微忘羡

*文渣不甜欧欧西

可以的话请拉下去——♡

|・ω・`)ノ






“干什么!?管好你的狗!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

金凌忽然骤缩瞳孔,握着岁华的手气得轻颤,腿有点发软踱步向前。仙子看到主人这般模样也是退几步后又向前,那狂妄之人认识到事情已不对时才知往后退一步。

“你说什么!?”

脸上尽是怒气,眼角被憋得泛红,眼眶之中还迷了层水雾。

金凌用力举起剑,还未刺到那人身上时就被人抓住手拽回稳稳地抱在怀,轻声却又心疼:“阿凌,先把剑收起来。”

众人见金凌这幅模样,

又抬眼瞧瞧紧抱金凌那人额上的云纹抹额,便不敢在说什么,灰溜溜地收了剑逃跑了。怀里的人似是听到越来越远的脚步声,这才愤力推开自己面前的肩膀。

“蓝愿!你为何抱住我!!!”

“阿凌,冷静。”

“你叫我如何冷静!!!?”

金凌眼角的泪终于滑下,猛地深呼吸几下才让自己的大脑冷静几分,有点窒息。蓝思追侧头低眸看眼自己左肩上已经湿透的两片地方。

“阿凌,不必在意他们争一时嘴快说的东……”

“我!!”金凌打断蓝思追,不知说什么又继续低头止住自己不争气的泪水。

蓝思追当然心疼不已,却不知怎么安慰他。金凌最听不得这句话,这他又不是不知。

只得悄悄把自己的淡蓝纹手帕拿出,单手拖起金凌的下巴,用手帕贴上金凌的脸颊温柔地擦拭泪痕。

“蓝愿!!我又不是什么孩子。”

金凌虽这般说着,身上却任由蓝思追帮自己把眼泪擦干净。

“阿凌,消消气。”

“……”金凌深吸一口气,然后用手轻微扯扯蓝思追垂下的袖摆。“我才不与他们较气。”

“是是是。”

蓝思追听得出金凌的声音还有些许颤,好好地抱在怀里。“你又这样——!!”

“啊……”

突然被吼住,蓝思追下意识松开了手。双手被金凌揽了回来,脸上还有些许被气的红晕:“要抱就抱紧点!”

“啊,依你。”

……

……

过了许多日,

蓝景仪终于察觉不对了。

他发现他的蓝思追好朋友最近几日总是跟着魏前辈往金麟台跑。当然自己也跟着。

“阿凌。”

蓝思追从看到金凌那一刻起脸上的笑意就丝毫不减,轻唤人名。而金凌看到魏无羡三人仿佛看到救星一般地站起,

被身体一并带起而滚落的是几打书卷。

旁边站着的江澄黑脸看着向金凌走来笑笑的魏无羡。金凌两步并做一步绕过书桌来到蓝思追面前,

被江澄一声喝住。

“舅舅!招待来客也是作为家主要学习的一部分!!”

“……你信不信我打断……!”

江澄无意中瞄到自己身边已燃烧殆尽的一柱粗香,才把放嘴的狠话收回。做个快走开的手势允许金凌休息半会。

余光看眼一旁叹气的魏无羡,甩下袖子收起紫电。

……

……

被拉到小院子里。

“怎么了?金大小姐?”

蓝景仪打趣两下却被一旁的蓝思追示意不要提这个称呼。

“你才大小姐——!!”

“好了,阿凌。”

蓝思追扯出快要互相出手的两人。然后拍拍金凌的背。稍微有些好奇金凌为何方才见到自己这么高兴,

心里还有点开心。

“你怎么了,方才这么高兴?”

“还不是我那个好舅舅,小叔……叔不在了,现在当然是我来当家主啊。”

金凌这会却没有刚才的火气,语气渐渐弱下,脚上踢了踢脚边的石头。让其滚了两圈后再想向前再踢一次。

“好了阿凌。别再咒怨了,这毕竟也是你的本职。”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舅舅他看的太紧了。”金凌拍拍蓝思追的肩头,又被江澄的一句话唤了回去。

蓝景仪这才再次做声。

“思追,你是不是喜欢那个金大小姐啊?”

“啊……啊。”

蓝思追被问得愣一愣,耳尖有点泛红。半响,反应过来摆摆手又不是,点点头又不是。

“我看你啊,就是心悦金如兰。”

……

……

蓝思追开始有点心不在焉。

具体表现在课堂上时不时神游,被喊起回答问题时却不从反应,被罚抄《雅正集》好几次。

倒立,

叼着垂下的抹额后部分的飘带,单手一笔一顿艰难地写字。神游半会,回头来却发现自己的纸上竟离奇多了“金如兰”三字。

“这张,重写。”

蓝忘机无声息走来检查,半秒不需一眼看到不对的几字提醒,转头就走。

“嗯嗯……唔。”

遭了——

无奈只得把这张丢弃,重新粘墨抬笔写下艰难的第一笔。终于抄完,一只手臂早已酸痛多时,好险蓝景仪准备好一些草药帮忙敷一敷减缓酸痛的症状。

“思追——你一向明人心温柔体贴,怎么这会就不懂得为自己体贴一下呢?”

蓝景仪帮蓝思追轻揉揉肩膀和小臂。

“啊啊啊——痛。”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蓝思追只能小声轻喊几声把痛吃在嘴里。

“我轻点……我轻点。”

……

……

一月未见蓝思追。

金凌大小姐都觉得自己有点耐不住腿,满脑子就是蓝思追待人温柔又微笑的样子。想和舅舅一起去云深不知处偷瞄两眼。结果还是被提了回来看文卷。

仙子乖乖地蹲在江澄脚旁,

吐着舌头哈哈几声吸气,想向前蹭蹭金凌又被江澄挡住路。江澄看着的金凌正在成长,

他晓得自己要撑起兰陵金氏。

江澄只能监督他,而不能指导。不然会被别人说云梦江宗主插手兰陵金氏的内部事情。

敛芳尊不在了。

“打扰了。”魏无羡突然出现在门闩前,敲敲墙,后面跟着蓝思追。“魏无羡!?”金凌显然被惊吓到些许。

而江澄毫不在意,给了金凌一个眼神。

“舅舅你晓得?!”

他晓得。他当然晓得,还不是魏无羡事先和自己说明了他才打算让金凌稍稍放个假。

“阿凌。”

“嗯。”

……

……

把蓝思追拖到没什么人的地方,才敢回头看看江澄有没有跟来。

“阿凌,那个……”

“怎么,我盼你们来盼了好久啊。”金凌用左手揉揉右肩,对蓝思追倾诉不满。金凌总觉得对蓝思追不必多收敛自己,在他面前倒也挺自在。

“而且我舅舅还管着仙子,好久没有摸摸仙子了。”

“阿凌,我有话想对你说。”待人和善的蓝思追第一次这么着急地打断金凌倾诉。金凌有点愣,眼睁睁看着蓝思追把双手绕上自己的后脑勺,

“蓝愿……”

蓝思追把抹额解下,金凌整个人都僵住心跳的声音快要蹦出身体。蓝思追这次的笑容却加上了几分青涩。

看着蓝思追把抹额取下。

看着蓝思追握着自己的手拉到身边。

看着蓝思追把抹额交到自己手中,

青涩地放稳生怕金凌拿不稳还帮金凌把手握成拳。“阿凌……我心悦你。”

“蓝愿!你再说一遍!!”

金凌这次大声吼了起来。蓝思追有点被吓到,然后继续紧握金凌的手。

“我心悦你。”

“再来——!”

“我心悦你!”

“不许反悔!!!”金凌握紧了蓝思追的的抹额,自己反倒主动靠上蓝思追。“你……你不许骗我!不许骗现在的金宗主!!”

“不骗。”

“你喜欢的是现在的兰陵金氏家主!!所以……”金凌急得哭出了眼,“你不……”

“阿凌。我心悦你。”

蓝思追很熟练地把金凌轻搂入怀,拍拍怀中人的背试图让小人冷静。抬头第一次摸摸人的头,明明一样高。

金凌这时却像个小孩。

“回去吧,魏前辈可要担心了。”

“你怎么出来了?”

“拜托魏前辈……”

“哦……怪不得含光君会放你出来。”说着这句话时蓝思追已经掏出手帕给金凌擦擦眼角的泪。

……

……

“蓝湛!蓝湛!”

魏无羡跑到正在兔子堆里的蓝忘机身旁,一两只被吓跑了几米。蓝忘机手上摸两下兔子,目光却诚实地一直盯着魏无羡。

“云深不知处禁疾行。”

“蓝二哥哥——”魏无羡几步抱上站在草地中的蓝忘机,搂上他的颈脖。“你们这些兔子啊,还不知道是谁把你们抱到这来的呢!还不给我抱——”

“魏婴。”

“好了好了。”





“不过我教思追的方法肯定能行。”魏无羡稍稍把身子往前倾。

“你又教坏他。”

“什么啊——你不也是这样被我拿过来的吗?蓝二哥哥——”

“别闹。”






“蓝愿,你明天要带吃的给我!”

“依你,阿凌。”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