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棠棠—

《掏出来比你还大的雷公主》

*掏出来比你还大的公主雷狮×被许配骑士安迷修

*日常沙雕略搞笑(?)

*西方魔幻背景(?

*甜罐子

*文渣不甜欧欧西








“国王陛下,臣接旨。”

安迷修单膝下跪,抬头注视着站在在高台上国王。旁边的使者正在大声宣念关于两国的盛大交婚。

接过属于自己的牛皮纸书。

“在下定当全力履行职责。”

……

……

在下叫安迷修,

现在慌得一批。

在下本是凹凸大陆上风之国骑士团的骑士长,几天前隔壁雷王国的国王许配了爱女于在下。

不过这其中有些问题,

公主殿下正把在下……压在床上?

现……现在的公主殿下难道都这么……主动的嘛?

……

……

在下是一个非常尽职的骑士长,不过对于这次王国与他过的联姻不选择王子而选择在下这点也有点意外。

不过在下还是非常荣幸的。

拜托自己的魔法使把自己直接传送去雷王国,倒是省了不少时间。

“公主殿下,您怎么……?”

安迷修单膝下跪表示对公主的尊敬,抬眼却发现公主倒是长得清奇,一副男孩子的样子,并未有半点女孩子的模样。

黑发紫瞳,眼上未有半点女孩子的圆润,喉结一清二楚,还有手臂的肌肉,脚是看不见了,身高很可疑啊——

不过容颜的确好看……是挺帅的。如果是个王子大概也是非常多公主追求的吧。

“啊……这个啊,前几天比较调皮结果弄错了咒语。变成这样了,让你看见这般模样还真是……”

公主稍微用手捂住半边脸颊,声音怎么有点粗犷?

稍微不好意思地对安迷修如此解释。“叫我雷狮就好了,毕竟……以后还是……”

说了半句让安迷修自己理解。

“抱歉,在下是否让公主殿下困扰了?”安迷修稍微皱皱眉对自己刚刚所说的话有点后悔。

抬眼再悄悄看看雷狮的容颜,

变了男孩样都这么好看!?大概也是个倾城的公主了吧。

遭了!是心动的感觉!!

“不哦,过一段时间大概就好了。”

“啊,祝你早日……”

安迷修话还没说完,就被雷狮打断。“叫雷狮就好。”

“雷狮?”安迷修对这个名字有点疑惑,“雷”字是不怎么好组一个女孩的名字,但也不至于用“狮”吧?

“那个老头……我的父王不是很会起名字,我也是蛮困扰的。”雷狮把前几个字收回了。

“这……这样么…”

……

……

安迷修记忆收回,反观现在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雷狮殿下。

一脸的得逞样子。

“殿下,在下觉得这样不妥……”声音有点委屈,脚动了两下有点挣扎的意味。雷狮却得寸进尺,手开始解起了安迷修的衣服。

“有什么不妥?”

……

……

在下早该发现的!!!

“殿下,你喜欢花嘛?”安迷修走到雷狮的花园里瞧了两眼,这是雷狮的宫殿了唯一还算少女的地方了。

花灵在花簇中穿梭,看着真的很漂亮。

雷狮殿下大概是一个心底里非常潇洒的女孩吧。

安迷修这么想着。

“我很喜欢啊。”

雷狮突然被问到,马马虎虎就回答了下。安迷修稍微凑近了花丛非常可爱地轻笑两声。

雷狮听到了。

“不过在下的王国里真的是遍地花朵呢,下次一定要带殿下去看看。”

“嗯。白痴挺可爱的。”

“白痴?公主殿下?”安迷修听后歪歪头看着旁边一个潇洒坐姿的雷狮公主。同时感觉这个称呼有些许熟悉,

在脑海中搜索。

……

……

耳朵一痛,

意识翻回。

“雷狮殿……唔!!”转眼雷狮已经咬上了自己的耳朵,意识到不怎么对劲安迷修这才微微推开雷狮。“为……为什么……要找上在下……”

雷狮的裙摆全数扫在地下,脚抵在安迷修两腿之间,手上尽是挑拨的动作。

“从小就约定好了,安迷修,你可别给我忘了。”

“那您也不能……这样唔??!”

……

……

“呜哇,你是谁!?”

安迷修拿出小木剑挡在自己前面,看着这个来历不明刚刚还特意吓了自己一大跳的黑发绑头巾小孩,“这才是我要问你的。”

“嗯?”

“你,糟蹋了我的花知不知道?”雷狮指了指在安迷修脚旁边已经趴下了的花朵。不满地叉起了腰。

“啊,对……对不起。”

可爱地缩回脚,小声地对花儿和旁边飘飞着的花灵说句对不起。

“好了,你是谁。”

“在……在下叫安迷修。”安迷修稍微把木剑收回来,然后背在后。看着雷狮上前几步抬手捏了两把安迷修的嫩脸蛋,

“唔哇——”

“安迷修?我可没听说过我的宫殿里有这样的糟小孩。”

“我不是你宫殿的!我是和师傅一起来的……走……走丢了而已。”底气有点不足,被高了自己一点的雷狮俯视。

“长得还挺可爱的。”

雷狮在哪嘀嘀咕咕两句。

“那你师傅呢?”“在下不知道。”软软的,雷狮突然坏笑起来,一手摸摸下巴。然后拍拍安迷修的肩,

“我可以帮你找师傅,但是你长大后要嫁给我。”

“嫁给你?什么意思?”

“就是……当朋友的意思。”胡乱一通编个理由糊弄一下安迷修。结果安迷修倒好,听后笑了起来,脸还有点噗红。

“那不用长大啊,在下现在就嫁给你。”

“……咳。”

“?你怎么……”脸有点红啊?

“找……找找师傅去,走,白痴。”“在下可不是白痴!!!”

……

……

“你的手怎么受伤了?”安迷修跟在雷狮后面,注意到雷狮手背上一个不算小的伤口。

“哦,刚刚不小心被抓到的,没事,很快就会自愈了。”

“那……那也要保护好啊!”

安迷修抱上雷狮的手臂,稍稍把手抬起来,然后拿出自己那条非常幼稚的小马图案的手帕,

给雷狮在伤口上系紧。

“虽然是会自愈,但那也要保护好才行,那可是伤口啊。”

安迷修自顾自地在数落雷狮,却从未知道没人敢这样和雷三皇子说话。雷狮只是假装很认真地听着,

心里却没有一点想报复的感觉。

看两眼被自己嫌弃的手帕。

……

……

雷狮甚至在后来也不让人去治疗自己的伤口,因为不想破坏这个安迷修亲手给自己系上的手帕。

取下来就完全变了。

“在……在下记得!!”

安迷修可完全记得,因为雷狮一句解释自己小时交朋友都是拿着花朵对小姐说:“你嫁给在下吧!”

然后那一段时间莫名其妙被冷漠。

“哦?我可是第一眼就认出你来了啊,你这么久还不知道有点不道德吧白痴,你要我帮忙找树灵帮你治一下失智吗?”

不满地揉上安迷修的碎发。

“你!你打扮成这个样子谁认得……况且……十多年了……”

安迷修委屈地抵着雷狮的胸脯,突然想起什么又挣扎两下。“而……而且你,你又不戴头巾!”

……

……

老子叫雷狮,

现在拽得一批。

我是凹凸大陆雷王国的三皇子,几天前让老头子把隔壁的白痴骑士长安迷修许配给我。

不过这其中有些问题,

他似乎不怎么认得我了,哇靠好气啊。

……

……

“大哥,他说你什么了?”

卡米尔明显指的是刚刚雷王把雷狮叫过去的事,雷狮听后摆摆头表示无所谓。不耐烦几句,

“不过是想让我与别人结婚而已。到时候用飞龙逃出去就好了。”

卡米尔听后也顺着雷狮。

“殿下——”

门前的女仆在叫唤。

“……啧。进来。”

雷狮一下坐下自己的椅子,开始计划着自己的逃跑计划。漫不经心地看几眼走来把一叠牛皮纸放到自己的桌上,

看了两眼旁边的卡米尔后,略微紧张地快速转交几句。

“殿下,这里是公主的信息,另外,另外还有一些别国的资料。”

“得了得了,出去。”

雷狮随便抽一张出来时,发现信息并不是某位公主,那这大概是某个国家的信息吧。

把目光移去照片,

瞳孔却突然缩小。

“找到了——”

……

……

“大哥,这样真的可行吗?”

卡米尔疑惑地看着雷狮找来一堆裙子,然后选择穿哪件,雷狮听后轻挑两声:“卡米尔,有的时候,这样更有趣。”

结果雷狮抱怨了好久高跟鞋非常难穿,一气之下把跟直接手动掰断。

不过在安迷修看来,雷狮是穿了高跟鞋的,而且跟很高。不然雷狮怎么比自己还要高出一截。

雷狮可不要放走这个机会,他已经心心系系那句“在下现在就嫁给你”很多年了。虽然是件小事,

可雷狮感觉无论如何都要把那个笑容扯在身边,这般才安心,

可笑的占有。

……

……

“公主殿下,你没受伤吧?”

被闯进的鸠鹰一下抓上手,没什么大碍,但是疼还是要疼的。雷狮突然想抱怨卡米尔给自己出的什么柔弱法……

安迷修却突然上来小心捧起自己的手,紧张的眼神快要把雷狮掐死。

“没关系。”

“您的手非常好看啊,请保护好自己。”

雷狮看着安迷修把自己的手帕系在自己受伤的位置,不过手帕却简单了很多。还是一样的场景,

这家伙。

雷狮差点笑出声,第一次乖乖站好让人处理自己的伤口,雷狮只是很无奈地盯着安迷修看。

锁骨,脖子,耳朵和刘海上的碎发。一条摇来摇去的呆毛。

啊——

好想晏啊——

“骑士长。”

“怎么了公主?是在下弄疼您了?”

“不,我的床其实挺软的要来试一下吗?”雷狮稍微挤出一个笑容,安迷修的动作却顿住了,接着是一段超长的内心独白。

接着被一个公主强吻。

……

……

我是雷王,

现在……唉……不现在了。

我是凹凸大陆雷王国国王,几天前我的三子雷狮差点掀了我的王座指着一张风之国骑士长的照片说:

“把他许配给我!听见没有糟老头。”

不过这其中有些问题,

他……是男的。

没办法,只能跟风之国的国王商谈了,不过能找个人治住这个小兔崽子,男的……也行吧。

罢了罢了。

……

……

“殿下!!!说好联姻之前不可以……!!”

安迷修用力扯住雷狮的头巾往后拉,雷狮也是拔着安迷修的呆毛强制他把嘴唇对着自己。

“啊?那是你单方面认为。”

虽说安迷修在雷狮一系列套路下觉得雷狮一直这样子也没有关系,可是突然看到一个女孩子变成这样谁都会惊恐吧!!!???

“喂安迷修,你到底愿不愿意?你刚才还在外面答应我了。”

“可是,您这那是……”安迷修嘀嘀咕咕委屈地稍微缩了缩脖子,雷狮的床倒是挺舒服的……啊啊啊啊啊!!!!不是!不是!

安迷修承认自己对雷狮有好感,而且非常之有好感,不过怎么说那也是雷狮公主,一下要承认雷狮……

是个男孩子的事实这也需要时间的。

但是突然要把自己的身体献出去而且……还是下面那个就非常不满。




“殿下,以后我们再说好不好?至少……成婚先?”

“行,

等着你,皇妃。”













评论(10)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