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棠棠—

《失语症》

*失味症杰克×佣兵

*长篇略甜

*是个温柔又宠妻的杰克和超级可爱的奶布。

可以的话请拉下去pa

_(√ ζ ε:)_






失味症。

……

……

“杰克先生,您吃蛋糕么?”从休息室出来的玛尔塔端着一小块蛋糕走到杰克面前,伸出。

“不了,谢谢。”

杰克绅士地摘下面具笑两声拒绝,弯腰表示感谢。接着继续看着求生者的手册。

“这样么,也是,杰克先生一直不怎么吃甜的东西啊。”

玛尔塔轻笑一声后走回休息室。

杰克坐在椅子上一边戴上面具苦笑。

不是不吃甜的,而是所有食物对于自己不过只是充饥罢了。对于现在这个自己,这个拥有失味症的自己,

吃什么不过都是无味的。

“哼哼哼——”

杰克不经意看书哼起小曲。

……

……

“佣兵?”

“是的,听说是一个新的求生者。”裘克在擦拭自己的火箭筒,无奈耸耸肩述苦。

“名字呢?”杰克倒是好奇。

“不清楚。据说戴着帽子。”

裘克抬手托托火箭筒保证它无损伤,拿起旁边的一大袋气球放进口袋准备上路。

“这样么……”

杰克把剪刀重新放回胸口前的口袋,玫瑰手杖带好,整理一下衣皱也准备出发了。

……

……

“嗯哼哼哼——”

杰克又哼起了《天鹅湖》,环视周围聆听。

突然而来的剧烈心跳声让他意识到自己离一个将要被抓起的小人不远了。

“呼哈呼哈。”

果不其然,一个戴帽子的人出现在自己眼前并奔跑。

等等,

戴帽子?那个新的求生者?

“哼哼哼——”

杰克举起自己的剪刀手上去就是一抓,“唔哇!!”上前微微一颤又继续跑得更快。

“哒啦啦啦——”杰克倒也感兴趣追上去了。

又是一刀。

摔在地面,缓慢爬行着。

“啊……呃……”用手抱着自己发晕的脑袋。

“为什么跑得这么快呢?”

杰克领起领子甩起,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被抱住了。

“呃……不跑难道站着给你抓么?”

反正死也是死,在这之前自己的气势可不能输。挣扎两下看杰克跟本就无把自己放上椅子之意,就冷静下来克制未缓回来的头晕。

“名字。”杰克开口问。

“什么?”

“名字。”

“你才不配知道。”

杰克哼哼两声继续走,艾米丽却跟上来,前方依稀透过迷雾可以看到艾玛在拆椅子。

“奈布你没事吧!?”

杰克听到这声,好笑看向怀中尴尬的人,低头压声在耳畔旁呢喃。

“原来叫奈布啊。”

“这关你屁事?”运送时间过长,奈布跑了下来。

这一局。

所有人都逃出了庄园。

……

……

“奈布。”杰克在吃饭的时候喃喃。

“什么?”旁边的蜘蛛瓦尔莱塔听到杰克的声音,停下吃饭的口问道。

“奈布?那个佣兵?”鹿头班恩路过也插上两句。

“哦,那小子啊,上次抓他好难啊。”

“哈哈蜘蛛你也有抓人难的时候吗?”鹿头调侃一声。

“哈哈哈。”

“嗯,奈布,小奈布。”杰克夹起一块肉往里嘴里塞,接着是一口饭。

两者在杰克嘴里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口感略微有点差异而已。

嚼着无味的饭,

吞下。

……

……

“你这臭家伙为什么又跟着我!?”

奈布往圣心医院内跑着,后面跟着的是杰克。

“碰巧你出现了。”

“明明刚刚你就故意的!!”

“碰巧,小奈布。”

“滚!!”一个翻窗绕开了杰克的追踪。

一个月下来,每次遇上杰克自己就没什么好下场。他似乎和自己杠上了。

“你根本就是针对我吧!?”

“别把我说得这么无情嘛。”

杰克抱起受伤在地的奈布,奈布嫌弃地挣扎两下后来想想倒也无用就省些力气了。

自己已经是最后的生还者。

只要杰克把自己放上椅子他就完胜了。

但杰克顿了顿。

……

……

杰克一路几乎无视了所有的椅子,走到一出偏僻的角落,

把奈布放在地上,旁边是一个地窖。

“这次就不折磨你了。”

杰克摘下面具,映然是一张好看的脸,俊俏的五官加上蓝紫色的头发。

奈布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艾米丽和艾玛小姐都想要杰克的抱抱了。

“算你还……有点良知。”

“那我可以要要我的奖励么?”

杰克用食指点点自己的嘴唇,微微一笑。奈布却有点疑惑地看着杰克凑上来。

“你又要干什么……”

眼前一黑,还没说完自己的唇已经被堵上了。

“哼唔?!”

奈布可以感受到杰克的舌头在自己嘴唇上轻轻扫了一遭。

温柔的放开。

“你又病吧你?”奈布没有擦嘴,只是破口大骂杰克流氓。

杰克顿顿后微微把奈布推到地窖边上,

“下次见了。”

“……你……真是……有够讨厌的。”

奈布看上杰克的眼睛,心慌了慌,草草撩一句就跳下地窖。



杰克对着黑黑的地窖不舍地挥挥手后把食指放到嘴唇上,舌头舔舔自己嘴唇。

宠溺一笑,喃喃。



“甜的。”

评论(2)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