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棠棠—

《什么时候撒娇的安团子?》

*雷&安

*《雷安同居的那些事》系列

*文渣不甜欧欧西

可以的话小天使请拉下去吧——
ヾ(●´∇`●)ノ哇~




安迷修是不怎么会以恋人的身份,

向雷狮撒娇的。

……

……

要说安迷修真的撒娇的时候……

大概就是现在吧。

刚冲完澡的雷狮看着卷缩在床上,正在用被子把自己裹成茧的安迷修。

没错,他们刚刚才做完一场*事。

而真要说安迷修对自己撒娇大概就是做完*事准备睡觉这段时间吧?

“唔……”

来了。

“混……蛋恶党。”眼角因为方才的抽泣还有些许泛红,声音有点沙哑,双手扯紧被子角尽量把自己的脸藏进去,

像是被扯掉了呆毛的样子。

“白痴,过来吧。”

雷狮坐上床,没办法地哄哄安迷修并伸出双手。安迷修有种特性,平时非常地温柔以至于你也不会认为安迷修在恋爱中会经常哭哭啼啼,但是

不知道是雷狮太厉害还是安迷修本身就这样,总是喜欢在这种事之后对雷狮轻微撒娇。

当然雷狮是不会反感的。

“恶党你知道自己太用力嘛!?”安迷修用被子裹紧自己慢慢指责雷狮的不对然后心身不一地挪到雷狮怀里。

“还不是你这个白痴总是因为害羞往上跑。”

“痛啊!”

“你不乱跑我就不会让你痛!”

“你就说吧!!!”

安迷修从被子里突然探出头来,呆毛沾着点水迹,发尾也被沾湿,显然是雷狮帮安迷修清理完顺便帮他洗完澡安迷修自己出来了就立刻卷到床上。

气嘟嘟。

安迷修是挨着雷狮的,因为现在自己的腰还在隐隐发痛不足以支撑自己独自坐起来。挨在雷狮怀里数落雷狮,这种事也就他安迷修可以做得到了。

“腰还疼?”

雷狮察觉到安迷修坐姿的不适,轻轻把自己整个移上床尽量让小人坐得舒服些许。

“当然了……”

把脸塞进雷狮怀里,雷狮现在只能靠安迷修头上那根摇来摇去一眼就感觉到它不开心的呆毛来猜测安迷修的心理活动。

“把被子掀开,我帮你揉揉。”

雷狮扯扯安迷修的被子。

“不要。”

像是软腻腻的声音,雷狮表示要是现在可以录音他一定会录下来当电话铃声。

“揉揉腰你都不要?”

“……”想想如果不让雷狮给自己点补偿岂不是得亏了?

稍微放松被子让雷狮的两只手好伸进来。

雷狮无奈叹口气,把手伸进,顺着腰肢摸到根部的尾脊骨位置揉揉,安迷修显然舒服的点。

“舒服点了?”

“没有。”

呵,呆毛出卖了你。

“你轻……呃”安迷修稍微拍打雷狮的手臂提醒他放轻一点揉动的力道,嘟囔几句“恶党。”

“行了你白痴,老子都伺候你了。”

“你还没给我冲糖水!!”

“……”

行行行。

现在你第一位行了吧?

雷狮不爽地突然用力摁下安迷修的腰尾部。

“啊!!!痛痛痛痛痛!!!!!”

……

……

“无药可救的恶党……”

雷狮把冲好的糖水拿好走进房时就意料之中地看到了再次把自己卷成茧缩在床脚的
安迷修。

可怜,弱小,又无助。

“笨蛋恶党……又疼了……一点都不会心疼人……混蛋。”

“喂喂,骂人也要有个限度。”

雷狮扶额想死,还是生不起安迷修的气。

“安团子过来喝糖水。”

“……”安迷修顿了下,躺倒。

滚……过来雷狮的床边。

“乖啊。”雷狮把杯子递给安迷修,自己就把床整理好,等会就该抱着安团子,啊不,安迷修睡觉了。

……

……

“好点了没?”

雷狮俯身问问安迷修,得到的是一个点头,然后自己挪坐到雷狮怀里。安迷修不会说要抱抱这样的词,但要自己抱的动作是显而易见。

“撒娇。”

“我没有!”

“撒娇。”

“没有!!”自顾自地钻进雷狮怀里然后反驳,雷狮把手绕到安迷修身后圈住安迷修的腰然后睡下。

“行了行了,晚安。”

“……嗯。”

评论(12)

热度(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