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棠棠—

《第一次》

*雷狮×安迷修

*《瑞金同居的二三事》系列雷安单篇

*日常烘烤失败的小甜饼。

*文渣不甜欧欧西

可以的话请拉下去pa!!!
♪(^∇^*)







1.吵架

安迷修是个温和的人,从小便听师傅的话。对周围的人也是温柔到极致,斗嘴尚没有,就更是提不上吵架了。

而安迷修的第一次吵架。

“雷狮同学!!我再说一遍!请不要给旁边无辜的同学带来伤害!”安迷修手里紧抓好几份花名册,眼里却第一次装满怒气,

肇事者还悠悠闲闲地靠在树,一手抬起至胸前,食指拇指指甲来回摩擦。根本没听安迷修的话。

“哟!听说安大会长从来都是温柔善良,这下怎么吼起来了?再说老子做什么关你屁 事。”

“你!”安迷修尽力压制自己的怒气,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气。“我作为学生会长,自然有职责去保护好学生的权益。”

“关我什么事?你个弱鸡。”

“你说什么!?”

“……”雷狮对安迷修做个鬼脸,有鄙视一番后才和安迷修彻底吵起来。一句一句,两人终是累了,才有了点收敛的气息。安迷修吐口气,

“又在废物上浪费时间了。”雷狮极其不满地呢喃。

“你说什么!!!”

2.心动

安迷修的心动,来得突然。

大概是午休的时候。雷狮正趴在窗边的课桌上小歇,而安迷修正正好地经过。视线无厘头地就飘向雷狮,定睛在人安静的容颜上。怕是被班上的女生怂恿看的少女漫看多了,

风正好吹起。

雷狮的超长头巾稍起飘,有这么一刻,安迷修的心一抽,而后又疑惑自己的心是否漏了拍,怎么这么不争气。

“雷……”

安迷修抬手拍拍自己的脑袋后,极力用手里的文件遮住自己慌张又发羞的脸,速速走过。

不是心跳。

不是心跳。

安迷修这么暗示自己,想起雷狮睡觉安静的样子不免也心生一股喜欢,毕竟雷狮还是一个有颜的家伙。反正不是心跳就对了!!

3.吃醋

第一次的吃醋。

还是在安迷修单恋的时候。虽然安迷修很不想承认喜欢一个恶党的事实。可凯莉告诉安迷修他就是吃醋了。

当雷狮被表白的时候,刚好撞上的安迷修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平日里爱笑的绿眸都淡了几分。

安迷修不懂自己现在脸上是什么表情,亦或是心里什么心情。酸酸的,又想找个理由去隔开雷狮和那位女孩,想想这样做也不对,

又抑制住了。

一旁的凯莉当然看出了好戏,

“安会长?”

“安会长。”

“……啊……啊嗯?抱歉凯莉小姐。”安迷修的声音又轻了几分,对自己突然发愣的行为道歉。凯莉不怎么在乎这些,倒是看出了丝安迷修一直被藏匿的小心思。

对面的雷狮爽快地收下了。

安迷修轻皱眉,后又稍抓紧自己的校服衣角了。凯莉看好戏般轻笑出声,安迷修突然投来疑惑的表情,摆摆手让安迷修无视掉。

凯莉走两步后又开声:

“安迷修,你吃醋啊。”

3.表白

第一次送情书的安迷修,当然没什么套路。

安迷修因为这件事还犹豫了将近一个月,最终还是在凯莉的怂恿下送了情书。期间自己与雷狮的关系虽没有一开始那么僵硬易着。

雷狮还帮过安迷修蛮多次,也骚扰过安迷修很多次。

雷狮不在位置上,安迷修紧靠着雷狮教室门口对面转角的墙壁。手里拽着那封充满稚气感又青涩的粉红色小马信封,

那信封里信纸的内容大概也谁都知道了。安迷修今天一路走来都非常僵直,而且一直微微带着红晕,

拿出背包里的重要物品时脸红更严重了。

“……”

安迷修盯着信封,突然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走向雷狮的课室,轻车熟路找到雷狮的位置后,手速把信封塞进他柜桶。

雷狮没那么快上学。

安迷修理理头发也就装着淡定走出去了。送个情书也这么偷偷摸摸的。呆毛不适应地甩动了下,抬步走去卫生间,

用冷水泼了好几次脸,才勉强压下脸红能见人。

“真是……”

当然,

之后雷狮打开信封看到字迹那一刻突然宠溺笑出来的笑颜安迷修也就没看到了。

“白痴骑士。”

4.初恋

尽管安迷修还没想到雷狮答应了,但安迷修又一次不得不承认雷狮确实是他的初恋兼现任。

“恶党。”

安迷修紧张地看看那个前几天答应他的表白的雷狮。雷狮又无奈地嗤笑了声,瘫在一边,又看看一旁紧张的安迷修:“你干嘛老是这么僵硬地坐着。”

“我……”

“你平常怎么样就怎么样就行了,别老是僵着。”

“我怕我放松又跟你吵起来也说不定啊。”安迷修听着雷狮这么说倒也放松不少,又斜斜一眼撇向雷狮。雷狮当然继续和安迷修杠着来,轻挑的口吻:“求之不得。”

“什么啊,你这个人。”

安迷修现在离雷狮这么近,脸不自然地撇过一边。雷狮是对安迷修好脾气,也只限于安迷修,

“不过课我还是要翘的。”翘去吃烧烤。

“记分!”

6.共枕

安迷修第一次的共枕“好伙伴”当然也是雷狮,

那是下雨天,安迷修没带雨伞,丢了钥匙又没一个人在宿舍,才被雷狮拐回了他的宿舍。安迷修迷迷糊糊地被带去宿舍房间,出奇地雷狮的宿舍没有人。

单人间这么豪吗…

安迷修稍眯眯眼睛,就被雷狮推进卫生间,雷狮向里抛了件自己的睡衣,就让安迷修好好洗个澡了。

湿哒哒地走出来,说了声谢谢就被雷狮强行摁下椅子擦头发。“怎么湿了头你的呆毛还是不下去…”雷狮擦头发时盯着安迷修的呆毛出神呢喃,

“什么…?”

安迷修稍把目光抬上移到雷狮的脸上。

又被迷迷糊糊地抱上床,用毯子裹住安迷修的小肚子又把人搂怀里,雷狮只有一个枕头,两人的头当然也只枕在一个略大的枕头上。两人是情侣,这么做安迷修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只是被平时对谁的轻挑又带蔑视的雷狮这么温柔地搂进怀里,

还这么安静,

安迷修还真真不习惯。

自己的第一次同床共枕啊。那张撩起自己心弦的睡颜离自己这么近,论谁也挡不住。

“睡了,白痴。”

“我不是白痴。”

“…不带雨伞丢了钥匙还没人在房。不是白痴是什么?”雷狮说话还是这么奇怪。

“……”安迷修失理,也没有什么理由去支撑自己与雷狮绕口。稍感到自己腰上的那手收紧了些许。

“冷吗?”

“不,刚洗了个热水澡好多了。”

“那就好,不过我听说白痴不会感冒的。”

“你!”

7.初吻

安迷修认为的第一次初吻是在第一次雷狮主动的时候。实际上不是。安迷修的初吻也早就被夺走了。

在初中。

还是那个姓雷名狮的人。

那是还少年,雷狮在午休的时候做了什么安迷修也不太记得了。只依稀记得雷狮后来貌似是转走了。

安迷修也没太放心里去。

不过是雷狮的话貌似时间也没什么关系。“怎么?你初吻啊。”得了甜头的雷狮略扬起嘴角,得意地瞧瞧眼前呆毛又低弯了些许,脸还爆红的小骑士。

“当……当然不是!”安迷修逞强。他知道雷狮是在嘲笑他。

只是雷狮听到这个回答后稍起的怒气安迷修也没怎么发现。一气之下才又把人往自己嘴唇上送,

“…唔……”

8.初 夜

安迷修现在一想起这个就爆红。

大概是高三的时候,那个时候雷狮和安迷修已经搬离了学校宿舍,合租了一间公寓。

两人的资金还算充足,就租了间较大的。晚上安迷修陪艾比失恋喝酒喝醉了,艾比那个酒王没消气,

安迷修倒是先给雷狮那个酒仙给接回去了。

也不知道是谁先撩 起的火,雷狮不是那么一个好忍耐的人。瞧着安迷修一路上都细细轻喊他的名字而不是恶党。

等到回到家就再也忍不住了。

“雷…狮”

“闭嘴白痴骑士。”

“回去吧…我……热。”安迷修用尽力气抬起头,睁开眼迷离地看看自己眼前的两个重影雷狮。

白衬衫被拉开了一格,

“安迷修,我说我现在忍不住了怎么办?”

“…我……尽力不弄疼你…”安迷修还迷糊地相信自己是攻,嘴里轻安慰雷狮。

雷狮觉得好笑,把人扔床上就欺 身而上。安迷修少有地不挣扎。软软地躺在那,待宰的羔羊。

身子尚还青涩。

安迷修永远不会忘记那次的刺激感,比垂直过山车还恐怖,特别是意识到自己是下   面那个的时候。雷狮花了好久才扩 张完,安迷修也吃痛地忍了好久。

“雷狮…雷…狮”

安迷修轻呼吸气,身 下的手 指还是在肆 虐。眼里少有地有泪水在打转,手上软绵绵地紧扯着雷狮的衣服。

“你轻…点……啊唔。”

9.早 晨

安迷修第一次腰肢特别酸痛的早晨是和雷狮激 斗后的第一个。

“好痛……”酒醒了,也记起了一点昨夜的事。瞬间就停止了想翻身的动作,下体还有点点不适,

雷狮自然是知道安迷修醒了,起床就给他弄早餐。“白痴,醒了。”

“嗯,醒了。”安迷修尝试着把手伸去腰部,又是一阵酸痛。“不是…叫你轻 点……”

“我轻了。”

“还是疼的好嘛。”

第一次,也难免。安迷修倒不怎那么怪雷狮,只觉得自己昨晚是哭肿了眼,并且现在看来,今天是下不了床了。

第一个早♂晨啊。

10.我爱你

“我爱你。”

安迷修的这句话来得也是非常突然,是真心话大冒险时被人抽中真心话的时候说的。

雷狮不惊,因为他还是罪魁祸首。

“啊,老子没听到——”

“我爱你!”

安迷修又喊了一次,想起雷狮问的问题也是不好意思。嘛,虽然这件事还被学校传得沸沸扬扬的,

最后还是凯莉压了下来。

“哈?老娘只不过想这个秘密掌握在我手里罢了,没有帮你。”凯莉叉叉腰,又摆摆手一脸嫌弃的样子。安迷修在一旁道谢。

当然,她被雷狮掐着脖子的时候并不是这么说的。

雷狮稍翘腿,又靠上安迷修。

“那我也爱你。”

“怎么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就这么变扭呢。”

“那说个实话。我想*你。”

“……”







“这么多第一次都栽你手里了恶党!”

“可能……我真的很喜欢你”
那人挑眉。

“求之不得,白痴。”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