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棠棠—

《雷家有只安》

☆养猫游戏主播雷×宠物店店员安

*小甜饼日常

*略搞笑

*大概没有后续哈哈哈

*严重ooc的谈恋爱中温柔的雷总还有一个少女心的安安✔









雷狮第一次遇到安迷修,是在自己家楼下的宠物店。

由于自己不久前买了只猫,却因为时不时要录视频剪辑视频的原因,自己没什么时间来给自己的调皮猫洗澡。因为住的是繁华地带,所以这一带的服务可以说是很齐全了。

所以基本都是带到楼下店里帮忙洗澡的。

什么?很贵?

不好意思老子不在乎钱的。

……

……

雷狮在这天再一次把猫咪装进笼子里带到楼下的宠物店。

熟悉的店里却出现了一个新的身影。

“啊,欢迎光临。”

安迷修走来雷狮面前礼貌地鞠个躬,歪头问雷狮需要什么服务,雷狮愣一会,对来了新员工好奇了一会后把笼子小心地递给安迷修。

“帮我给它洗个澡,顺便……买包猫粮。”

“好的。”

……

……

“小猫——出来啦。”

安迷修给猫咪解开笼子,轻柔地伸手进去把猫咪带出来抱在怀里,

猫咪似乎不反抗,也许是喜欢安迷修身上的气味,在安迷修胸口蹭了两下。

嗯,

旁边有只大猫也挺喜欢的。

安迷修就着猫还乖,把它放进洗澡池,自己转身去拿猫专用的沐浴露,打开花蓬头的开关。

“它好像挺喜欢你的。”

雷狮探头看见拿着笨猫还在对安迷修喵喵叫轻摇尾巴。

“啊……是吗?那还真是hao……”

安迷修不好意思地挠后颈笑了两下。

“我也挺喜欢你的。”

“诶……?”

安式惊恐。

……

……

后来雷狮接着猫咪的借口越来越多去光顾这家宠物店,

家里猫粮千千万万不同口味不同国家进口的都有了,可雷狮还是想要去找安迷修,

大概自己恋爱了吧。

……

……

安迷修对雷狮的态度不过是一个熟客,只是对待雷狮的称呼从“客人”到“雷狮先生”

最后无缘无故变成了“恶党”。

自己认为自己对雷狮的态度再正常不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凯莉店长总是说自己和雷狮很配。

拜托,

在下是直男好嘛!?

……

……

“安迷修。”

雷狮这次是抱着猫咪来的,一脸忧郁。

“恶党你又来了。”

安迷修看着雷狮把猫咪轻轻放在桌子上,猫咪这次却异常地乖,不乱跑而是无奈地爬在桌子上。

“小猫怎么了?”

安迷修担心地看两圈。

“它从今早开始就一直趴在桌子上,看着像动不了,背上也没贴什么东西……”

“……这样么。”

……

……

“呐,敷了点冰块它似乎好了点,应该是有点中暑。不过处理过没什么问题了。”

“……中暑?什么时候的事。”

“不管什么时候的事,带它去找兽医看看以防万一吧。”

安迷修继续拿着包着冰块的毛巾给小猫降温。

“嗯。”

……

……

雷狮,

还是准备向安迷修伸出“邪恶”的手。

……

……

“安迷修,你有男pen……啊女朋友吗?”

雷狮坐在店内的沙发上,撸着自己的猫看着安迷修在喂狗狗吃狗粮。

“突然问这个干嘛?”

安迷修继续把狗粮倒在掌心,送到狗狗嘴边喂,一边摸着狗狗的头说着“乖——乖——”

“有啊?”

雷狮有点慌。

“没有啊,怎么?你有?”

安迷修转过身来,歪头看沙发上撸猫的雷狮。

“没有”

“我想也是,你不是什么游戏主播嘛,有消息粉丝不会控诉?”

安迷修在调侃雷狮。

“……不会。”

凯莉推门走了进来,看到雷狮坐在沙发上一切不用解释都了然于心,肯定是雷狮又来麻烦安迷修了。

嘴上微微一笑,

“安迷修,你找到好的租房了吗?”

“?”

雷狮好奇地睁开眼睛,似乎得到了捕抓猎物的好机会。

“还没呢,找到一个离店近的好公寓呢,要么就太贵要么就太远……”

“住我家怎么样?”

“诶?”

……

……

安迷修实在没找着好地方,听着雷狮说他的房里还有间空书房可以挪出来,雷狮提的价也不高,离店里倒也真近。

还可以撸猫。

想想……

大概也可以吧

……

“就这了。”

雷狮把安迷修带到自己的家里看看房间,然后打开空房的门给安迷修观测观测。

为此前一天雷狮还把房子千辛万苦打扫干净。

“哇,这么干净的。”

安迷修显然很开心。

走进房里转一圈,回头问雷狮“那个租价这么便宜真的可以吗?”

“没问题,这本来就是我自己买的房子,你付的也只是水费电费什么的而已。”

“帮了个大忙真是谢谢了。”

安迷修拉了拉背包。

“明天可以搬进来嘛?”安迷修蹲下摸摸偷溜进来的猫咪的头,歪头可爱地笑着看猫咪在蹭自己的裤脚。

“可以。”

……

……

就这么住下了,

雷狮和安迷修也越来越亲密,只是安迷修不明白为什么雷狮开始喜欢动不动就揩油自己。

我是个直男诶!?

……

……

不过安迷修自己的这个观点在自己失恋当晚就磨削掉了。

当然也就谈了几个星期的恋爱,不过纯情嘛。谈恋爱也只是安迷修自己骗自己,自己对雷狮的感情早已不像当时那样干净了。

反过来,

自己还有点喜欢雷狮。是……真的喜欢。

谈恋爱时安迷修也不知道为什么雷狮在这段时间里从来没给自己好脸色看。

……

……

“呜……雷……狮。”

“得了得了你别哭了,再哭我可把你轰出去了啊。”

雷狮一边训斥安迷修一边却不诚实地把安迷修搂紧,安慰着安迷修。看着旁边一堆的啤酒,安迷修为一个女人这样雷狮心底确实不好受。

“雷狮……呜咕……为什么……她”

“就几星期你还想怎样,我今天为了你我都没开直播呢,不哭了啊。”

安迷修委屈地抱紧雷狮,身体在抽搐,小脑因为酒精麻痹的原因安迷修目前也只知道躺在雷狮怀里哭诉。

自己不是情场高手,虽然自己看出来了女孩子越来越发的不喜,但自己还是没有戳穿。

自己也清楚男生总会有几次的分手。

可是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哭,可能是因为自己喝了啤酒想发泄吧。

“为什么就……没人喜欢我……”

安迷修一边抽泣一边在嘀咕,雷狮低头问声怎么了,却赢来安迷修的一个怒瞪。

“干嘛啊。”

雷狮还没反应过来嘴就被安迷修吻上,怀中人鼓起勇气地抱上雷狮,脑中倒是晕乎。

“你……喜欢我嘛?”

“……”

……

……

安迷修第二天起床,

只是觉得腰痛,还有浑身上下都留有的牙印和痕迹。

记忆里依稀记得昨天在沙发上和雷狮做的一些羞人的事。最后貌似自己还带着哭腔说“不行了”然后高……

安迷修的脸愈发通红。

“啊——嘶”

走出客厅,却正眼对上雷狮,后者悠悠来句。

“安迷修,我们交往怎样?”




“………………好。”


评论(3)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