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棠棠—

《时间流逝的声音》

*少爷雷×钟表店长安

*典型甜文不甜

*假装这篇文很唯美



你们,

听过时间的声音吗?

“嘀嗒嘀嗒——”

……

……

在城市灿烂辉煌的中心,

有一间钟表店。

……

……

“嘀嗒嘀嗒——”

安迷修是这间钟表店的老板,

英年早逝的师傅把这间花费自己一生心血的钟表店交给了自己尚且年幼的徒弟

——安迷修。

安迷修也早就忘了自己在这间店里待了多少年,每天看着玻璃门外似乎每天都在变化的街道,

自己的钟表店却如一开始的模样,从未改过分毫,

既然师傅生前花费毕生心思建造 ,那它在安迷修心中即是完美的。

……

……

“嘀嗒嘀嗒——”

钟表店里的各种时钟转动的声音,像交织的音乐异常好听。

“啊,您又来啦,艾比小姐。”

安迷修站起朝门口的红发小姐报以一个温柔的微笑,

“安迷修,今天怎么不出去?”

“今天没什么零件需要补货呢。”

坐下,戴上放大镜,拿着小镊子制作着一个异常精美的手表。

“你又在做这个。”

被称为“艾比”的小姐走近安迷修的工作台,略无聊地瞄一眼桌子上还未完成的怀旧手表。

“嗯。”

安迷修也只是很开心的应了声。

“真是有少女心的钟表店师傅。”

“我还不老啊,艾比小姐干嘛说这种话。”

安迷修叹叹气,继续拿着小镊子调整着齿轮,嘴上嘟囔着“太小了。”

转身往身后的比人还高的收纳柜中拉出一个小抽屉,找到合适的的尺寸后返回工作台。

“你也不闷。”

“不闷啊。”

说着又笑了笑,艾比像母亲一般叹气摇摇头。

“整天呆在这我可是会疯掉。”

艾比耸耸肩。

“我觉得挺好啊,可以感受到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的声音。”

“毕竟……这是给我以后心悦的人的嘛。”

“……”

“当然要认真做。”

手表上的每一个部件都是安迷修手工打造出来的,能手工打造这么小齿轮,这里估计只有安迷修能做到。

镜片也是安迷修精心打磨出来的。

曾经风气一胜的钟表大师徒弟的手工手表,大概也是价值连城了。

“对了,你这家店是越来越少人光顾了啊。”

艾比环绕安迷修的工作台走了一圈。

“……嗯对啊。”

安迷修低低眸子,

确实,

现在人人都有一部手机,看时间也不需要钟表,能对钟表什么提取兴趣的人实在是不多了,来光顾的顾客也少至又少,何况是在这种繁华地带。

只有安迷修一间店是安安静静,播放着舒心的音乐,周围环绕着一种令人放松的味道,大概是安迷修又点了香薰吧。

艾比倒也也挺喜欢在烦躁的时候待在安迷修这里思考人生。

“我先走了。”

“嗯,艾比小姐回家请注意安全。”

还是这么温馨绅士地提示。

安迷修也伸伸懒腰,看着桌子上这块自己精心设计的手表,周围到处是零零碎碎的小零件,不禁扬起笑容。

“会戴上它的小姐到底会长什么样呢?”

这么可爱地想着。

……

……

“铃铃——”

“艾比小……”

安迷修下意识站起,抬头看到的却不是艾比,是一位带着星星头巾的男顾客,他歪歪头,对刚刚的称谓有点疑惑。

“?”

“啊,对不起,那个先生……请问……”

安迷修立刻弯腰道歉,走向前,却听到那人先开口。

“我要送块手表给我妈,所以,女式的,复古的比较好。”

“啊……”

真是位奇怪的顾客呢。

安迷修点点头走向前,从一个玻璃柜里挑出一块小巧玲珑的手表,金色的表壳却显得不闪眼。

“这块吧,适合女士,小巧显得手好看,牛皮制的表带会有点微微做旧,虽然是金色却不显得很特意,表壳和时针的花纹也显得很成熟,却也显得大气。”

安迷修说着把手表交到人手上,让人左右观看。

“嗯——如果不喜欢这里还……”

安迷修说着打开玻璃柜,

“不了,就这个吧。”

“啊……好。”

安迷修笑笑,把表拿到结账台,伸手取勾自己的结账记录本,结果够不到。

遭了,

因为太久没人光顾,把这个东西搁这么高了……

够不到……

安迷修尽力踮起脚尖,伸直手,

“噗。”

听到后人笑声,走上前,伸手踮脚帮安迷修拿下,

递过去,看着安迷修脸颊泛红,低头拿笔记录的样子,突然觉得这个店长着实很可爱。

“那个……两万三千六……谢谢。”

雷狮不语,爽快地拿出支票。

安迷修递了支笔给雷狮,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那是少见的紫眸,很好看的眼瞳,在微光的照耀下显得发光,

有着星辰大海。

他签完支票后,才发现这个小店长一直盯着自己的眼睛,

“怎么?”

他把支票递给安迷修,安迷修也双手接过,

安迷修轻轻露出他一生都觉得好看的笑颜。

“先生您的眼睛很美呢。”

“…是么…”

“嗯。”

真是个有趣又可爱的人。

安迷修拿起盒子接过手表给包装好。

“你的绿瞳也很好看。”

“……!?谢谢……”

安迷修手上一顿,耳尖泛红,接着又快速地包装好,特意系上紫色的丝带。

他拿着安迷修打包好的手表走出门,推开门,

“谢谢惠顾。”

安迷修拿起刚刚的支票,看着落款人那一栏的名字:

雷狮。

“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呢。”

歪头笑笑。

……

……

“艾比小姐,我今天有一位客人肯定和你胃口。”

“是么,是哪个帅哥?说来听听。”

“嗯……很帅,带着一条星星头巾,穿着黑色的大衣,眼睛特别漂亮啊——!!”

安迷修现在像极一个犯花痴的女孩子。

“我感觉你倒是很喜欢他。”

“……艾比小姐您又这样——!!”

就算我喜欢他,他又不会来第二次。

……

……

事实证明,

安迷修给自己打了一个大脸。

“先生……?”

“叫我雷狮就好。”

“啊……嗯……那这次想……”

“这次我只是想给自己买一块手表。”

“那……这边请。”

安迷修领着雷狮到另外一个柜台。

……

……

雷狮也是挑了一个很平常的款式,大概他本来也没有追求美观一说吧,只是实用而已。

……

……

而后的雷狮也经常光顾,

虽说光顾却和艾比的性质差不多,时不时就找安迷修唠唠嗑。

后来安迷修才知道雷狮是集团的大少爷,少爷能这么闲还真是没想到。

不过因为雷狮这个大少爷来了,

顾客好像也跟着多了点。

安迷修往常枯燥的生活貌似也多了一点乐趣,会期待着雷狮明天会干什么令人惊喜的事。

……

……

“呐,你上次托我买的红茶。”

雷狮把一包放到安迷修桌子上,

“啊,谢谢,我去给你拿钱。”

“不用了,就当我送你的好了。”

“?”

“算是当朋友的礼物。”

雷狮笑得稍微有点勉强,安迷修也回礼地笑笑。

……

……

“安店长,他是谁?”

艾比不怀好意地看着眼前的雷狮,

“啊,艾比小姐,没什么,只是我的新朋友而已。”

安迷修扯开雷狮和艾比两人的距离,

“……你不要对这个笨蛋有什么奇怪的思想!”

“我可不会,倒是你这个矮子小姐也敢教训我?”

雷狮嘲笑性地弯下腰,

“你这个——!?”

“喂喂,不要吵了好吧——!!”

……

……

“安迷修,我说,你打算一直把这店开下去啊。”

“当然了,这可是师傅的心血。”

安迷修手上仔细地用酒精布清理着镜片,看看雷狮,

“如果是我的话肯定坚持不下去,早就把这买了。”

雷狮也是佩服安迷修的耐心。

“哇——你这个恶党。”

……

……

“喂,安迷修,今天出去吃饭如何?我请。”

“不了,艾比小姐晚上会来,我要在这等她,再说了,我一般自己做的。”

安迷修收拾着周围的东西,拿起那一块自己的手表继续完成。

“这个是……?”

雷狮凑上。

“这个?”

安迷修看看自己手里的手表,还差一点就完成了,

“秘密。”

“白痴不说算了。”

……

……

就这样,

不知不觉五个月了,安迷修对雷狮的感情也发生着变化,

安迷修也习惯了雷狮在的每天,

本来安静的钟表店却也添了点乐趣。

直到……

……

……

“安迷修,你这里有情侣款的手表么?”

雷狮这么问道,

“有是有啊,干嘛?”

安迷修眯眯眼,

“难道我们的大少爷也会有心悦的人?”

“那不废话,我当然有。”

“那可真倒霉哈哈哈哈哈哈。”

安迷修这样调侃到,

“喂喂。”

虽然笑着,

但是心里不怎么舒服是怎么回事。

……

……

雷狮要走了安迷修店里仅存一对的安迷修师傅生前手工造的一对情侣手表,

两对都没有太多的区别,只是为了辨认,表壳后

一个刻着LO

一个刻着VE。

大概是传说中的男女都可戴吧。

……

……

“等会就拿着这个去表白好了。”

“……不过这表有点坏,我帮你修修?”

出自师傅之手的手表又怎么可能会因为时间之久而出差错?

自己也只是单纯不想让雷狮这么快表白而已,

这样的借口,真是太差劲了。

“嗯。”

“到时候帮我拿来我家行不?”

“啊……可以啊。”

安迷修这么答应,点点头。

雷狮那张纸把地址写下,递给安迷修。

……

……

之后雷狮就没来过了,

钟表店又恢复了五个月前的安静。

安迷修借着两块表都坏了的理由硬是拖了几天,在这期间自己的手工手表也做好了,

送给雷狮?

反正他也不知道这个意思,当做是给他的祝福好了。

翻过背面,刻上了LS两个字母。

……

……

“叮咚——”

“叮咚——”

安迷修连按了几次门铃都没有人来开门,

怎么你们大别墅都没人的么?

“咔嚓——”

门开了,

是一个年轻的女仆。

“小姐,请问那个雷狮先生在家么?”

“不在,少爷貌似是出去了。”

“啊这样啊,打扰了真不好意思,这个是他的东西,请帮我转交给他可以吗?”

“嗯,当然。”

安迷修转身要走,

“先生,少爷一会就回来了您可以在这等……”

女仆处于考虑,打开大门,

“不需要了,只是一些小东西而已。”

安迷修转身便走,走进拐角时却看到雷狮气喘吁吁地奔回来,跟门口的女仆说了两句,便抢过女仆手中的两个袋子,

又跑了出去。

“哇——恋爱的人可真可怕,对小姐都这么粗暴。”

安迷修啧啧两声,

也快速走回了自己的钟表店。

……

……

开了热气的店内特别温暖,

安迷修脱下大衣,扯掉围巾挂好,随便看了落地钟上的时间,

雷狮也早去表白了吧,

安迷修自己站在原地静止了会,自己是傻,雷狮又怎么会喜欢男人呢。

也不知道是哪位小姐这么幸运,

稍微有点羡慕。

我是喜欢雷狮的。

嘛,喜不喜欢也无所谓了,他去表白了不是么?

……

……

过了好一会,

“铃铃——”

“啊,欢迎光……”

安迷修立刻调整自己的心情,微笑看相门口,

是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前,柔情的眼神盯着安迷修,

“表白失败了么?”

稍微有点小高兴,

“没,我还没去。”

雷狮叉腰这么回答到,

也对,他雷大少爷的表白谁敢拒绝,

安迷修眼神暗淡了些许,抬头。

“那你来我干嘛?”

“我买了表白手表,忘了把某些东西买回去了。”

“……出门左转商场里有便利店。”

“不是买那个。”

“那你买什么?我这里除了钟表可什么都没有。”

安迷修下意识离雷狮远点,却见雷狮嘴角扬起微笑,把自己圈入怀,

听到一句

“我忘了把你买回家”

后,

想说什么就被堵上了嘴唇,

一向粗暴的雷狮现在却温柔得很,安迷修也只能笨拙地乖乖呆着,雷狮舌尖撬开安迷修的齿贝,伸入,扫荡着安迷修口腔每一处,

安迷修也在躲避,可还是被雷狮逮住了,

口腔内所剩氧气不多,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手上软软地扯着雷狮的大衣,示意雷狮停下来,嘴里也发出唔唔的声音。

“唔……停……”

雷狮当然不会这么听话,稍微给安迷修一点呼吸时间,又凑上去,继续。

安迷修眼角因为缺氧流出了泪水,

雷狮也就此罢休,

再拉出自己满意的银丝后离开安迷修,

安迷修则是喘着出气,什么也思考不了,手被雷狮握起,被戴上另外一个情侣手表。

“还挺好看。”

雷狮欣赏着,

“哈……哈……什么?”

“?”

雷狮看安迷修还没明白,扶扶额,

“这个,送你。”

雷狮给安迷修看看戴在安迷修手上的那块师傅做的手工情侣手表。

“你……什么意思?”

“喜欢你。就这意思。”

“……”

安迷修瞳孔缩小,接着是耳尖到脸颊都泛红,手颤颤巍巍地摸摸那块手表。

“还有,这块你送我?不是你自己做的么?”

雷狮把安迷修做的手表拿出来,

“那个是……本来……”

“?”

安迷修小声嘀咕着,稍微躲闪着雷狮的目光,

“喂,安迷修,你同意还是不同意?”

“什么?”

“跟我交往。”

又是一片沉静,安迷修别别头,良久雷狮终于等到他日思夜想的一声:

“好。”

……

……

“话说你……什么时候开始……”

安迷修拿食指刮刮脸颊,

“开始喜欢你?”

雷狮霸道地搂过安迷修,把嘴靠在安迷修的耳边,

“第一次是纯属来买东西,第二次我的手表坏掉了,想到你我也想着给自己买个新的,后面的,纯属只是过来打发时间看你笑而已。”

“……你们大少爷可真无聊。”

“过来陪你我觉得挺值的啊。”

……

……

听,店里

“嘀嗒嘀嗒——”

是时间流逝的声音。

不过多了一种声音呢,

是他们两人的笑声啊。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