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棠棠—

《雷家有兔,其名为安》

*雷皇族魔法师×安兔兔

*世界兽物拟人化pa

*并没有大量魔法pa描写纯日常略……搞笑?(◍ ´꒳` ◍)

*年龄操作

可以的话请小天使拉下去pa!!!

(๑´ㅂ`๑)



雷家有兔,其名为安。

……

……

雷狮,雷王国的三皇子,也是这个国家最强的顶尖魔法师。

魔法师雷狮有一个弟弟卡米尔和……

一只兔子。

……

……

“殿下!用餐了。”

安迷修走来书房,对着正躺在沙发上阅读魔籍的雷狮喊了声。

“嗯,晚餐吃什么”雷狮翻翻书,发现尽是些没用的东西,这种咒语对自己毫无利益。

抬头看眼安迷修,嘴角浮起少有的微笑,站起,把安迷修拥入怀。

安迷修,一只在雷狮15岁时便被雷狮幻化成人的垂耳棕兔。喜吃香蕉,熟练剑术,是雷狮身边不折不扣的贴身护卫。

简单来说也就是兔子精吧。

雷狮当时也只是随便找只伤残的兔子试试自己新发现的咒语,可却意外把安迷修幻化成人。觉得这只兔子倒也挺好玩的就留下了。

……

……

“安迷修。”

“在。”

“解释一下为什么今天又吃胡萝卜……”

雷狮无助地捂住眼睛而后一手揉揉左侧的太阳穴。

“殿下您不能挑食的。”

安迷修动动耸拉在自己脸旁的垂兔耳,装似有理地把胡萝卜推到雷狮面前。

雷狮倒也理论不了安迷修什么,自己说过这几天自己的所有饮食都由安迷修负责,无论他做什么自己也不会阻止。

当然原因这涉及到前段时间雷狮不小心把安迷修的菜园毁了的事情了。

“不是我说,有点新意好不好?”

“胡萝卜多好吃啊,殿下您真的不可以挑食。”

安迷修倒是可爱地把手叉在腰两旁一副你不吃不行的样子,尾巴动动。

“……”

卡米尔,

救我。

安迷修对雷狮不是非常的言听计从,虽然他是帮助自己获得双腿并且收留自己的人。可当安迷修意识到雷狮身为皇子却一点都没有身为皇子的做事风格。

自己以前是只小兔子的时候还以为雷王国的最强魔法师是个特别有风度的王子来着。

想想自己那个时候也是好笑哇。

……

……

雷狮被安迷修逼着吃完胡萝卜全宴后就一声不吭地回卧室了,

一屁股坐沙发上,

大字型,闭目养神脑里想着什么。

……

……

自己已经18岁了。

自己即是雷王国的皇子也是雷王国在魔法水平上与各国对持的最高者。

父亲想让自己早早与别国公主成婚顺便壮大自己国家的威力这也并无道理,可是自己对这片凹凸大陆上的任何一位女性都毫无感觉。

恰恰相反。

自己,

喜欢上了一只兔子。

还是雄性的垂耳棕兔。

……

……

雷狮觉得这样有愧于父亲,但想想自己也并无错处,而且在凹凸大陆上魔法师与人化动物成为伴侣相伴一生的例子也不少。

而且父亲也是希望自己与有实力的公主共结连理,

安迷修虽说是只兔子,但是并不比什么高级魔法师差,相反而言,安迷修可以说是耍得两把好剑,

一开始说着什么要保护自己的恩人,

幻化成人后特意拜的师傅去学习剑术然后一直充当自己的贴身护卫。

嗯,

有两只大垂耳的贴身护卫。

……

……

雷狮从自己几年前开始第一次自己证实对安迷修的情感到现在,

从大到小,明到骚,暗示不胜其数,可安迷修的兔脑里控制情商的部分可能受到过什么严重的伤害。

每次雷狮的表白都是以失败告终。

……

……

“安迷修,你愿意陪我一辈子么?床上那种。”

雷狮把正练完剑中途休息的安迷修搂入怀,在耳边亲昵。

只看到安迷修略微震惊地转过头来正视雷狮的眼睛,耳夹微微憋红,兔耳可爱地摇摇。

雷狮以为成功了,脸上是收不住的得逞的笑容。

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嘛!?

安迷修下一秒来了句:

“殿下,您都这么大了睡觉还要人陪着入睡啊。”

心碎的声音。

……

……

“安迷修,你觉得幼兔怎么样?”

雷狮凑上安迷修,手上摸摸安迷修藏在头发里与发色混在一起的毛耳朵。

“唔……?”

安迷修因为雷狮的动作多少有点躲避,而头克制住这种感觉,自顾自点点头:“很可爱啊。”

“毕竟是自己的同类嘛。”

“那我们两个要一只如何?”

邪魅的声音响起,

雷狮抬起安迷修的下巴,气氛倒也不错,准备吻下,却被安迷修打断

“殿下您要救助一只兔子嘛!?殿下您真是个好人!!”

“好……”

心碎的声音×2

……

……

“白痴,老子喜欢你。”

雷狮把安迷修摁上书柜,手上稍微用力限制住安迷修的行动,脸稍微在安迷修颈脖处蹭两下,

有这么香软的皮肤不愧是自己一手养起的兔子精。

“殿……”

安迷修感觉得到雷狮的嘴在轻咬自己的耳朵,微微瞪上雷狮之后开口。

雷狮想着这次安迷修你总会开窍了吧。

却被安迷修反驳一句。

“殿下,在下知道您想练习告白好让小姐接受,可是您准备这么把小姐粗暴地摁在墙上小姐可不会接受哦。”

“……”

“还有不要弄在下的耳朵了,说了多少次了……”

“……”

心灵渐渐因式分解。

……

……

雷狮自己冷笑一声,真是一直又笨又惹人喜欢的兔子,

自己……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

……

“殿下——”

安迷修学着雷狮的口型,叫出了除胡萝卜以外的两个字。

“嗯,我叫雷——狮——”

雷狮特意放长口音以便安迷修模仿,安迷修歪歪头,兔耳可爱地因为身体的律动摆来摆去。

“雷…lei……s”

“雷狮——”

“雷——狮——”

明明长得跟成年人差不多却还在像婴儿一样牙牙学语,雷狮摸摸他的头,想给安迷修奖励,却发现身边并没有胡萝卜。

眼前有一把香蕉。

摘下,在安迷修眼前剥好皮,递到安迷修眼前。安迷修还在歪头观察这个东西,确定能吃之后一口咬下,

甜腻的味道和软烂的口感都让安迷修喜欢不已。

第一次,

第一次以有人在雷狮面前笑得如此灿烂。

而在安迷修扬起笑容的那一刻,雷狮裆下突然异样。

他,

对一个兔子有了感觉。

……

……

雷狮已经对安迷修表白519次了,再来一次,或许雷狮就真的把安迷修扯到父亲面前说自己要娶了这只兔子。

脸上略微苦笑,

准备入睡,门外却又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雷狮皱皱眉头暗暗地发声,

“进来。”

门被扭开,门外稍微沉默了一下引起雷狮的好奇,头微微从缝隙探向门外。

安迷修扶着墙颤颤巍巍地走进来,而后无力地坐倒在地上,面色潮红,手紧扯着胸前的白衬衫。

背后略微被汗浸湿。

“怎么?”

雷狮稍微走近蹲下察觉到安迷修的不对劲,而后又明白什么了,数数来今年安迷修也该成年了。

嘴上却不正直地反问安迷修到底怎么了。

“殿……”

安迷修稍微蹭上雷狮,难过地吐着炎热的气息。

雷狮稍微把手伸进安迷修的衣内揩油一把,吻上安迷修的棕色大垂耳。

他的小兔子,

发情了。



“徒儿,记着如果有这一系列反应记得赶紧去找自己的心上人。”

师傅敲着书本上写着的生理反应,提醒着尚还年幼的安迷修

“心上……啊好的徒儿记住了!!”
一只兔子。

评论(18)

热度(435)